綜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 京華時報、新京報報道
  近些年,各地城市建設速度很快,用地規模也在不斷擴大,而拆遷與反拆遷之間的對立也一直伴隨。此前,強拆案例時有發生,強拆手段五花八門。12月22日下午,一條“南陽驚現艾滋病拆遷隊,不搬走就感染你”的微博消息被眾多網友轉發引熱議。24日凌晨,南陽市委宣傳部回應稱,當地公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,涉事拆遷公司被停業整頓。
  “艾滋病拆遷隊”有圖為證
  22日下午,有微博稱,河南南陽市卧龍區負責拆遷的部門為哄騙逼迫一小區住戶搬遷,召集組織十多名艾滋病感染者組建拆遷隊,對小區居民威脅拆遷,並揚言“不搬遷就感染你”。報警也無人處理,民警只會說不要跟艾滋病人接觸,不要發生糾紛。博文配圖顯示,一樓道內的牆壁上貼有一張紙,紙上寫著“艾滋病拆遷工程辦公室”,幾面樓體外牆上寫著紅色大字“艾滋病拆遷隊”。
  消息發佈後,有人發文質疑,“雖說有圖未必就是真相,但如此觸目驚心,還是給公眾提供瞭如同恐怖片一般的懸念。如此荒誕的隊伍到底是真是假?如果是真,這支隊伍的幕後主使是誰?如果是惡意炒作,為何竟無人出面干涉?”
  23日下午,記者聯繫了南陽市委宣傳部,工作人員稱圖片中所拍攝的地點位於南陽市卧龍區的拆遷區,已經成立調查組核實情況,有消息後會向媒體公佈。
  派出所回應“聽說過”
  圖片中所指的小區位於南陽市卧龍區一處名為“億安天下城”的房地產項目旁。小區附近一位居民稱,事發小區內確實有些老舊樓房沒有拆完,有住戶因為搬遷的事兒正在和拆遷部門僵持。對於小區樓房內是否存在“艾滋病拆遷隊”,該居民表示,自己沒有看到過,並不知情。
  針對網友所稱“報警也無人處理”的情況,記者向卧龍區公安局梅溪派出所核實。該所的劉政委稱,自己也只是聽說了“艾滋病拆遷隊”的事兒,但是真是假並不清楚。
  “艾滋病拆遷隊”是否存在仍不得而知,但可以確定的是,小區一些住戶拒絕搬遷影響了億安天下城項目的交付。億安天下城開發商一位工程負責人向記者證實了這種說法。據悉,南陽征收都是由政府來主導,開發商不讓涉足征收。
  這位工作人員還介紹說,這些住戶拒不搬遷,對工程本身影響不大,雙方並不存在利益衝突,相反壓力主要是在當地政府部門。
  [疑點]
  是否有人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遷?
  據南陽市當地媒體報道,億安天下城項目是卧龍區西關文化村舊城改造的重點項目之一,總建築面積36萬平方米,計劃總投資12億元。該項目建成後,將成為集大型購物中心、商業步行街、城市公寓、高端住宅於一體的都會聚合體。
  當地主導拆遷的政府部門到底有沒有逼迫小區住戶的行為?24日凌晨,南陽市委宣傳部最新回應稱,卧龍區房屋征收辦、梅溪街道辦事處不存在組織“艾滋病拆遷隊”,至於是否有人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遷,公安部門正在調查。同時,卧龍區對億安天下城項目各項手續進行核查,對負責該項目拆遷的南陽市遷安拆遷公司停業整頓,配合調查,並已在全區開展房屋拆遷市場清查整頓行為。
  “艾滋病拆遷隊”字樣誰寫的?
  按照宣傳部門的說法,當地政府部門並沒有組織“艾滋病拆遷隊”。不過,事發小區內“艾滋病拆遷隊”的字樣是誰寫的?負責拆遷的南陽市遷安拆遷公司到底有沒有利用艾滋病人威逼拆遷?億安天下城項目建設程序是否合規?這些疑問依然沒有答案。
  據24日的新京報報道,的確有居民反映今年12月初,小區來了5男1女,他們自稱是艾滋病患者前來拆遷。其中一名高瘦男子還掏出一張類似病例卡的卡片給她看,卡片有這名男子的照片,並寫明此人患有艾滋病。
  住在小區的張振鐸今年70多歲,因為他懂得法律,被小區居民推為“業委會主任”。12月15日,張振鐸的兒子再次報警,並向出警的民警指認自稱患有艾滋病的5男1女。當時民警對這6人錄像、拍照。當晚,張振鐸家朝北的窗戶遭到槍擊。16日早晨,張振鐸向梅溪路派出所報警,民警趕到後拿走了5枚鋼珠,但並未給張振鐸立案回執單。
  12月17日晚,張振鐸家的北邊窗戶再次遭到槍擊。再次報警後,來者自稱是梅溪路派出所四大隊民警,拿走2枚彈珠,但也未給他們報警回執和立案通知書。
  對於居民反映多次報警、梅溪路派出所均未立案調查的說法,記者致電該派出所辦公室,接線的工作人員稱,他們為派出所二大隊,此事由四大隊負責處理,但他拒絕提供四大隊的電話。  (原標題:南陽回應“艾滋病拆遷隊”:警方介入)
創作者介紹

方力申

mv48mvhn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